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49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次替人演奏,还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如何不怕。

“教坊的燕乐比唐律高二律偏弱,中原以外的音乐没有法度,但大体上来说比教坊高一律多,唯独北狄的乐声比教坊乐低二律,我常年听教坊燕乐,自然听得出来。”

琵琶女心中微惊,纨绔也懂乐?而且他这般言论,应当是对乐律极为精通,“衙内真是厉害,奴的父亲是北狄人。”

丁绍德笑着挥了挥手,“喜福,带下去领赏。”

“是。”

琵琶声停,人去楼空,这楼上便只剩丁绍德与刚刚倒酒的女子侧卧在躺椅上。

“可有消息吗?”

见人都走光了后女子揣起手收回了那卖笑的脸,悲伤的叹着气,“四郎真是薄情,还以为你是来看奴家的,哼~”

“一会儿问完消息,你是不是又要去城西那茶坊找你的臻臻姑娘了?”

丁绍德撑着头,撇了一眼,“你是嫌某伤得不够重,没被打死?”

女子当即心惊了一下,忙道:“我哪儿敢呀,昨儿夜里城西的人实在太多,能瞧见你们的人实在太多。”

“所以是没有查到咯?”

女子脸色变得难堪了起来,“你平日里虽是各处玩闹了些,可也没有结什么仇家,那赌坊开在哪儿多少年了,就是奴也陪着您去了好几次,好端端的怎的就那夜出了事!”

白脸俊生撑着脑袋,用折扇捶着自己躬起的膝盖,倒是很有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

她抬头凝看着女子不动,那女子明显比她年长,风姿卓越,应是历经世俗的老人了。被这样一个年轻俊生盯着怪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wread.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