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6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连带上,审案之人正是新上任的户部侍郎,权知开封府事张雍。

幕客将证词,仵作验尸报告,证物等等一一呈上。

褪下道袍的人只穿着单薄的白衣,手脚皆锁着铁链,寒冷的冬风打在身上,让人看着都打寒颤。

府衙大堂外的庭院挤满了人,嘈杂的议论着,还有人大声喊冤。

“这不是,治好了陈家二郎的那个道士吗?”

“是啊,出家人又是医者,满腹才华又如何会想要去毒害一个柔弱的女子。”

镇尺敲响,庭院人声皆停,没过多久从人群中挤出一个女子,一身道袍格外显眼。

“权知府,外面有个坤道说是犯人的师姐!”

只设有栅栏的阶梯口站着一个想要进来的女道士,此时是在审理案子,岂能随意让人进来。

“堂下何人喧闹!”

“奴家乃长春观太清真人嫡传大弟子,凌虚子。”

张雍是一个历经三朝的老臣,江南的长春观,经太宗,今上器重,道观里的牌匾还是太宗亲书的。

在南派之中,长春观的地位只重不轻,况且太清真人的师父扶摇子,在道家极负盛名,就是如今的太清真人也被今上看重,多次召见问道。

嫡传大弟子,是将来的继承之人,“真人通道法,应该懂审案要避嫌之理,既是师姐弟还不速速离去。”张雍说话的语气还算客气。

“张知府,避嫌只是因为怕其权势能够遮蔽,从而颠倒是非,而贫道只是一届坤道,无权也无势,我师弟向来清正,却无端入了狱,恐有人陷害,难道知府能抓人,却不允许人辩驳?”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wread.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