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0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碍,死不了就没事。”

还是一惯的淡然,让李少怀无话可说。

“几时能见真人穿回道袍?”丁绍德朝考场四周查看了一圈,笑了笑,“应该是,不知还能否见到真人再穿道袍了。”

李少怀微低头只是浅浅一笑,并未作答。

考生入了贡院便和考官一样不得与外界来往,也不得离场,在此之前礼部已经发了一份“都榜”也就是座次榜。

—哐!—

一声洪亮的钟声敲响,考生凭借都榜座次对号入座。

——哐!——

除了水漏计时外,贡院还摆出了香篆钟。

香篆钟为梅花形黄铜盘,盘子内梅花五瓣,各缭绕着一圈盘香,用以计时焚薰。

第一场试诗赋,在钟声敲响后由各考场的权同知贡举下发试卷。

——哐!——

香篆钟被点燃,由权知贡举拆封考题,将考题写出,举子们观看后答题,若有疑问可以提出。

诗与赋各一首,看到考题后举子们就可以提笔写了。

于读书人而言,这第一场是最容易的,但往往最容易的最难也是最重要的,正因为都会,便要精益求精了。

穿青色公服的权知贡举身后的大榜上只写了一个规整的字。

这个字让众人陷入了思考,不仅要考虑字数,对仗,韵,平仄等,还要考虑题目,如何才能在这几千举子里脱引而出。

作诗作的快,也极为自信的人在看完考题思考片刻后潇洒的挥笔写下。

赋与诗同题,世家子弟知道阅卷官有翰林学士钱怀演,大多都投其所好,将文章写的大气,辞藻华丽。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wread.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