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5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他掌控入内内省二十载,染指皇城司,福宁殿之意,多半出自他手。”

听得母亲的话,赵宛如低头道:“我先前未曾注意过他,想着他不过是一个宦官。”

“莫要低估了身份卑微的人,况且周怀政还是君王身边的贴身太监。”

内侍省与入内内省宦官数千,而官至太监的则没有几人,周怀政官至昭宣使,掌管福宁殿大小事务多年,入内内省上下早已经通透。

“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

“女儿明白了。”原来圣人早已经注意,想的也要比她们周全。

无奈折回的寇准只得通过了内侍的通传才敢去福宁殿面见皇帝。

宫门关闭前,得知惠宁公主未留在禁中过夜,而今日三衙又碰巧有要事脱不开身,他便命相府的车夫赶车驶往驸马府。

“公主殿下好生了得,不仅能将人心看透,且将一个权臣玩弄于鼓掌之中,是想后宫,一手遮天?”

赵宛如脸色淡然,不慌不忙的喝着茶,“寇相错了。”

“哼。”

“心若闭死,又怎能看透?”言外之意是,李少怀的心本就是向她敞开的,而不是她看透的。

这便等同于,所有之一切,皆是,心甘情愿。

寇准拍了拍袖子起身,“公主是官家的嫡长女,身上流淌着皇室的血,如此,置祖宗基业于何处?”

“若宛如没记错,当年丁谓可是寇相您一手提拔上来的,而我,当年也并非嫡女,母亲屈居后宫数载,是您一直反对立后,”旋即脸色如冰冷,“试问,寇相为一外姓臣子,何故来干涉我家私事?”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wread.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