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暴君和反派的绝美爱情[穿书]_分节阅读_396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洛闻歌,事情到这份上,你我都没必要装傻,互相知道双方想要什么,不如摊开了说?”

洛闻歌摇摇头:“这事儿你该问陛下,看他同不同意。”

乌托雅这才转身看向没出声的萧毓岚,询问味道浓重。

萧毓岚对乌托雅视若无睹,淡声道:“院使来了,先让他老人家看看吉布哈是怎么死的,客死异乡,总要死个明白。”

乌托雅对院使这老头儿记忆犹新,就因为一次请脉,她被满长乐城问候,似乎走到哪都听见别人议论声,并非善意话语,净是些让人难堪的。

这是她在北疆从没遭遇过的窘迫,这初次体验便落下条件反射,导致一看见院使,便有些感觉不好。

院使还是那副老样子,毕恭毕敬行完礼,着手检查吉布哈。

而乌托雅在看见院使极为老道的手法后,心里仅有的侥幸摇摇欲坠。

“人是让体内蛊虫自.爆刹那带来的剧毒毒死了。”院使检查没多大会儿功夫,抬头道。

乌托雅嘴唇颤动,有点想反驳。

院使又将吉布哈的手翻来覆去看一遍:“人还算爱干净。”

这就不太对了,明明在说死因,怎么还说尾声?

洛闻歌听得皱眉,没忍住打断:“您老还没说他这蛊虫为何好端端自.爆了呢。”

院使看他一眼:“遇见特定食物就爆了,比如这上好的梅花缕。”

院使说着举起吉布哈临死前喝到一半的酒盏,又继续说回干净话题:“他人若是不爱干净,这蛊虫早没了。养殖蛊虫条件很苛刻,娇气还难养,像死者身上这种蛊虫,在初次中进身体里,需要保持干净,否则它自己就死了。”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wread.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