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6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响。

吴冬冬说:“跟悄悄哥一起搬。”

江叙的公寓再大,小孩心里认定有叶悄的地方无论是哪都是他的家。

江叙要叶悄留下,司机却送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安全抵达徐崇明名下的那间公寓地址,司机按的是江叙的吩咐,总归没把事情做绝。

尽管江叙的的确确没脸要求叶悄做这做那,送叶悄走时,他心里还是不甘心的。

太多难以言喻的情绪,失而复得,惊喜,遗憾,痛苦,愧疚,如果不是不能死,江叙觉得自己都可以把命赔给对方。

叶悄跟吴冬冬进公寓不久后,江叙叫徐崇明一起出去喝酒。他挺长时间没酗过酒,到地方就喝的势头把徐崇明吓得不轻。

徐崇明这段时间一直收拾公司留下的摊子,忙得焦头烂额,跟陆念秋打电话的时间都不太有。原本趁江叙喝酒的功夫想着难得有空间偷偷去联系一下陆念秋,看到江叙喝成这样,顿感不妙。

“你不是跟叶悄谈心去了,谈完就喝酒,崩了?”

说着徐崇明想把江叙的酒夺走,再三确认:“出来之前没吃药吧?”

吃完药就喝酒这事江叙不是没干过,若非抢救及时,又或者江叙命没到头,按江叙当时那喝药配酒的喝法,差点把命交代出去了。

江叙睁着眼微微出神,眼神都没给徐崇明一个,叫徐崇明出来喝酒,无非就是对着他干瞪眼。

徐崇明越想越不对:“叶悄又不是雁回,他还能怎么你的?”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wread.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