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6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夸张点你是我们江家的天,天要是一塌多少人等着看我们笑话,那些表面亲戚觊觎江家财产的又有多少,你却在闹情伤,自残?把你的身体跟命不当一会儿事?”

江叙沉默以对,他整个人完全跟从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江明月如今宁愿他绝情一点,都不希望看到江叙今天半死不活的样子。

自古情圣最伤己,她宁愿江叙当个人渣伤害别人。

江明月掏心掏肺的说了一堆的话,结果只换来江叙一句“我自有分寸”,合着她来医院半天都在自我感动,她觉得江叙这人没心,但一颗心又全在那个死去的人身上,出奇的离谱。

=

缠绵的雨水像一连串的珠子悬在窗外,窗户半开,冷风跟丝丝细密的水丝儿飘了进来,落在额头和脸颊,叶悄躺在椅子里,吹着冷风,好久没有这种置身宁静的感觉。

大概因为把事情都处理掉的缘故,大脑跟身体完整的处于放空状态,雁回的过往恩怨郁结都抛得一干二净,包袱一掉,叶悄整个人就彻底松了。

这才是属于他的再一次重生。

跟江叙分开后徐崇明连续三天都看他,想着可能有探听口风的企图,叶悄看破不点破,可要他再回去看江叙,叶悄只能告诉徐崇明没必要。

“我跟他没任何的关系。”叶悄反复几次,徐崇明察觉期中的严肃性,渐渐的也不敢再提。

叶悄把江叙公寓房间里置放的雁回的遗物全部带走了,没告诉江叙,但东西既然都属于自己,他一件都不愿意留给这个男人。如今江叙对他有愧,他对江叙却没有丝毫的愧疚和念想,跟对方维持清白干净的关系是他唯一想做的。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wread.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