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得浑身发毛,吓得下意识挣开了秦钺握住了的手。

卫可颂转头疾跑拉住自己爸爸的手,躲在自己爸爸的裤腿后面,叫爸爸赶紧走了。

卫父虽然疑惑自己的儿子突然喊着要走了,但是对卫可颂这个小淘气包向来是百依百顺。他要和老秦董事谈的事情也处理地差不多了,卫父于是就拉着卫可颂和老秦董事道别之后,父子两人就准备坐车走了。

在卫可颂说要走的时候,秦钺就站在他的背后。秦钺似乎也并不在意自己的手被挣开,又仿佛对这种自己吓跑别的小朋友的场景习以为常。

秦钺定定地看了眼的卫可颂,又转身收回目光慢慢回头。

秦钺一步一顿地往老宅后面走,他昨晚就是被拖到了这个地方,秦家老宅的狗舍。烈犬隐隐约约的狗吠声交叠他低低发出的童声。

“卫可颂,卫可颂,卫可颂,”秦钺轻轻笑起来:“你的眼睛,可真好看。”

雨夜里,从二楼的窗台上照耀下来,亮的像是狗的眼睛。

载着卫可颂和卫父的车绕道老宅后面,要经过狗舍。

卫可颂无意之间往车窗外面一瞥,就看到了站在狗舍前面的秦钺这个让人汗毛倒竖的笑。

又艳丽又颓靡又带着悠悠的黑色大丽花气息,隔着车窗上暗色的玻璃膜,惊心动魄的一个笑,映在了坐在车里的卫可颂的眼睛里,一直到现在都还让他无法忘怀。

从那以后,卫可颂就开始躲着秦钺走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wread.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