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4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在房间里。

李戴头晕目眩地跪在地上,眼前一阵黑一阵白,照片里年轻的褚明洲俊美冷淡更盛,看李戴的眼神却一如既往。

无悲无喜,仿佛神明注视蝼蚁。

褚明洲看谁都是这种眼神,包括看他身边那边据说陪了褚明洲不知道多久的老管家, 他像尊没有感情的佛。

但在卫可颂的十八岁的生日宴会上,李戴见过褚明洲看卫可颂的眼神,和这些眼神都不一样。

褚明洲前来给卫可颂送生日礼物,送完就走了,这个礼物是一个黄花梨木的相框,而且是褚明洲亲手雕刻的。

李戴偷偷跟在褚明洲后面,躲在回廊的一角,看到了褚明洲给卫可颂送礼物的全过程。

李戴永远记得躲在一旁看到的褚明洲注视卫可颂离开的眼神。

扭曲又漆黑,一片深不见底的渊口,仿佛神明跌落凡尘,被人抛去沾染了七情六欲后,又轻飘飘地丢开,徒留被亵渎过后的神明心口残留爱恨,留在原地看把自己拖下地狱的凡人远离。

又冷又冰,又爱又恨,又是求而不得,又是欲语还休,看得李戴硬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褚明洲注视了很久很久,久到李戴站到腿酸,不得不走出来准备硬着头皮打个招呼走人。

但一直到李戴走到褚明洲旁边,褚明洲都一动不动,仿佛凝固在了原地,眼神一错不错地看着卫可颂离开的拐角,像是死在了卫可颂转身走掉的那一刻。

褚明洲这么一个谨慎的人,对已经走到他旁边的李戴毫无所感,还是李戴出声,这位先生才缓缓地挪开自己的目光。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wread.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