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4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遍,“严什么?”

江鸣恩将视线放到场中的球员身上,一心两用地开口说道:“我之前……仔细看过字典了,想了好久才定下来的呢!‘玹’有三个意思——玉的色晕;似玉的美石;光环、光晕。”

“然后呢?”严恺邺又问。

江鸣恩垂下手来,轻缓而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我希望他为人谦逊,又积极努力。”

临近生产,这两天就要办理入院手续了。

江鸣恩起了个大早,慢慢吞吞地换衣服。

——宅在家里的这几天,睡衣就没有换下来过。

孕夫装实际上千篇一律,版型单一。翻来看去,除了颜色不一样,其他的地方,基本上没有差别。

江鸣恩换了一件天蓝色的宽松衬衣,给严恺邺拿了一件深蓝色的同款,抖开来,随手盖在了他的脸上。

“小小懒猪快起床了,嘿!”

“嗯……”

严恺邺声音沙哑地应道,抬手将衣服扒拉下来,好半天才睁开了惺忪的双眼,迷茫地看过来。

江鸣恩冲他一努嘴,催促道:“赶紧的,速速更衣。”

这人早醒了,这会儿装睡呢,还以为人不知、人不觉。

收腰的运动裤还挺勒,江鸣恩准备过会儿再换。他不再搭理床上的大懒虫,转身进了浴室洗漱。

严恺邺懒洋洋地舒展四肢,感觉自己的本体就是柔软的床垫,浑身上下,提不起一点儿劲。别说换衣服了,他连起身都不想起。

躺着,多舒服。

待到江鸣恩收拾干净出来,发现这人还瘫在那里不动,额角一抽,强忍住撸起袖子、抽人屁股的冲动。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wread.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