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我愿意。”

愿意什么愿意?

画莺心底疑惑着。

接着,便看到燕挽笑了。

祁云生站在那里,手足无措,满面通红,甚至不敢看燕挽的眼睛。

燕挽吩咐道:“来人,给二公子备茶。”

祁云生一个激灵连连摆手,道:“不了,我这就回去,我要把这件事告诉我的……父亲。”

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一个人说是不作数的。

燕挽便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个香包,这香包他时常佩戴,里面的香是特制的,香包底下缀着的璎珞流苏价值也是不菲,以此当定情之物。

祁云生连忙将自己的佩玉取了下来,赠给燕挽,并对燕挽道:“怀枳,我这就回去与父亲说,你等等我。”

燕挽点了点头,莞尔:“我等你,不过,你父亲若是不同意,不要犟着,你是他最得意的儿子。”

祁云生应了。

他走后,画莺盈盈上前来问:“公子,您与祁二公子怎么了?”

燕挽十分愉悦的笑:“我有良人了。”

画莺震惊。

不……不是吧……

他们家公子是不是疯了,随便挑了个人就将自己“嫁”了出去?

……

燕挽是隔了五日才又收到祁云生来的信的,信上道在他的软磨硬泡下,他的父亲已经同意这门亲事。

他哪里知道,这是祁云生在小黑屋中跪了三天换来的。

好歹是有了落定,燕挽心里安稳了不少,立即去了燕父的书房。

燕父仍是在写折子,看到他有些头疼,近来儿子找自己总没什么好事。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wread.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