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37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住了他腰。

痛意弥漫间,燕挽咬了他的肩膀一口,犹如濒死的鱼:“殿下,说话算数,回去之后不要再同陛下闹了,以后你有良臣万千,万里江山,一定要做个明君才好。”

宁沉简直想将他弄死,单手扣住他的下颌,迫使他抬头,狠戾又阴沉的冷笑:“我当然说话算数,同你两两相望,未来千万个日日夜夜,我们一同从榻上醒来,我都会如此时这般望着你。”

燕挽眼底弥漫出一片错愕,接着脸色大变,意识到自己中了宁沉的陷阱。

他想后悔已然来不及,宁沉好不容易勾到手的人怎肯轻易放过,再度吻下,势要让燕挽步入极乐之境。

一场漫长的索求几乎持续了一夜。

次日,宁沉醒了个大早,燕挽却还在睡,他的睡颜惹人怜爱,令得他不由俯身垂下头去。

昨天太过生气,一时没克制住发了狠,光洗澡就用了半个时辰,桶里的水撒了一地,几块木板都松懈了,燕挽哭个不停。

他累了自得好好休息,宁沉悄无声息的下床,穿好了衣服,然后推开门出去。

院外洒扫的画莺见到宁沉陡然一惊,忙上前去行礼,宁沉道:“同你家公子说,我走了,明日过来向他赔罪。”

画莺应是,宁沉顷刻远去。

如今正是紧要关头,宫中不能没有他主持大局,他要提防着天子对燕挽下手,随时掌握第一手消息,临走前特意留下了影卫。

而当燕挽醒时,已然日上三竿,身边不见宁沉的人,画莺跨进门槛欲像往常一般伺候,倏地听燕挽道:“出去。”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wread.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