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46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了一扇屏风,却不知上面绘的什么,现在看每一面都是自己。

腰间忽然多了一只手。

熟悉的龙涎香气息侵入鼻端,有人用额头轻轻抵着他的背脊,燕挽叫了一声“殿下”,觉得不对,复又改口:“陛下。”

“舍得回来了?”

身后之人抬头,薄唇覆在他耳边,呵出温热的气息。

“抱歉,让陛下担心了。”

“哼!”宁沉嗤笑,“要不是你在郊外同纪风玄和蓝九思干净划清了界限,你以为你此时还能同我站着说话?”

早就在龙床上死去活来,哪儿有这脉脉温情的一刻。

燕挽回过身,抱住他的腰:“我回来了。”

宁沉眼眸浓沉地盯着他,到底没克制住吻他的冲动,他执住了他的下颌,掐着他的腰,沉着语气说:“别以为你配合蓝佩躲我眼线的事能这样轻易的揭过去,我要将蓝佩谪到贫穷郡县,让他永远也回不了京……”

“罚我吧,怎样都可以。”

“这可是你自找的。”

……

作为昀国史上唯一一位可以参政的皇后,白天进朝堂晚上上龙床这样的事总是为人津津乐道。

有些情节民间编起来更加绘声绘色曲折动人,甚至有先生写了话本,此话本一经上市一抢而空,燕挽命人买了一本来看,才看三行,“啪——”地将本子合上,满脸通红。

宁沉批着折子,低头看了一眼窝在自己怀里的人,饶有兴致道:“哦,这么有意思,给我也看看。”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lwread.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