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返回

搜索 繁体

林光曦

林光曦的全部作品集

夜宴

耽美 / 排行榜 连载

霸道宠妻少爷x高冷戏子小妈。年下,双处。
看似正经实际很不正经的霸道宠妻年下少爷攻(沈观澜)x外高冷禁欲内温柔敏感的戏子小妈受(徐宴清)
———
徐宴清因一次意外受伤告别舞台,还被迫嫁给了年过七旬的沈老爷(未同房过,你们懂的~)
不但要每天喝那个该死的“下火汤”,还要面对一众妻妾的羞辱。
就在其快要撑不下去之际,沈老爷的次子沈观澜学成归来了。
这位满脑子西洋开化思想的少爷居然对他动了心。明面上一口一句“四妈”的敬他,背地里却对他一点也不规矩,还净拿些西洋人的“开放玩意”来折腾他。
———
重点:架空民国,无打战剧情,无生子,狗血小妈文,攻21岁,受23岁。
看简介就该知道雷点在哪了。沈老爷年过70,病弱,等于摆设,受是完好无损的。另外,这里的“下火汤”和传统解释不同。
作品标签:民国,甜宠,年下,情投意合,先婚后爱,HE。

离心ABO

耽美 / 排行榜 连载

身为omega,叶雨潇却维持了一段长达七年之久的无性婚姻。
直到他的alpha先生终于收心养性,想要和他好好过日子时,收到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书。
叶雨潇给出的理由是失子引发的抑郁,无法继续维持婚姻关系。
陆闲庭怎么都想不起来,他们何时有过孩子?
冷情霸道大导演攻(陆闲庭)X内敛克制小提琴演奏家受(叶雨潇)
关键字:狗血,狗血,狗血!先虐后甜HE,火葬场,半娱乐圈,攻有一个白月光
每个人对狗血和火葬场的要求不同,感受也不同。如果是纯粹为了看虐攻有多爽的而不是为了整体剧情的流畅的话那这文不适合看。
另外不管看到哪里只要不满意请随时弃文,不要一边看不下去又一边逼着自己看下去最后评论辱骂哦。看狗血文不易写狗血文更不易,多谢理解。

雨后晴空

耽美 / 排行榜 连载

温文尔雅的泌尿科医生打败人渣白月光的故事。居家必备温文尔雅的泌尿科医生攻(李昂)X嘴硬心软伪风流真闷骚的心理医生受(宋一丞)
宋一丞撞见了姐姐想要害人的一幕,为了阻止,他反而成了被害者,被丧心病狂的姐姐注入了带有艾滋病毒的血液。
尽管李昂已经第一时间带他去注射阻断剂了,还是要等待28天的观察。
宋一丞不知该如何面对这样的等待,幸亏有李昂一直陪伴着。这个男人在28天的时间里使尽温柔手段,硬是把因为人渣白月光而不再信任爱情的他给攻陷了。
两人开启了幸福甜蜜的模式,没想到白月光再次出现。而之前没有达到目的的姐姐,也把过错算在了宋一丞的头上。
不要看文案好像很严肃,其实这是真爱打败七年白月光的狗血宠文。大部分甜,少部分虐。

风和日丽(第一部)

耽美 / 排行榜 连载

昔日相爱的两人,却因为一场车祸而失去了再相见的机会。
郑希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三年后回来,沈枫却变成了他的姐夫。(误)
为了追回失忆的恋人,沈枫浑身都是套路。

旧时绮罗满庭芳

耽美 / 排行榜 连载

修鬼道的臭名昭著(误)又死皮赖脸的攻X冷静自持被誉为仙门之光的受。
昊渊X白修宁
那日白修宁不过随嘴夸了一句,昊渊就跟狗皮膏药一样缠着他了。
不过看在这家伙救了他又积极帮忙解决问题的份上,白修宁决定不计较了,分道扬镳后再不相见就好。
哪想到这个修鬼道的家伙居然敢潜入守备森严的祁连仙山,就为了纠缠他示爱?
这家伙真的疯了吧!
划重点:非虐文,he,中短篇,每天中午11点更新。
此文是《一世长情》第二副CP的故事,一个直男无师自通掰弯另一个直男的过程。

停云

耽美 / 排行榜 连载

强势宠老婆但基本不听老婆话的军官攻x温柔自抑唯独对老公脾气不好的大少爷受(年下)
(不要被评论误导了,这不是生子文也没打仗剧情)
不正经文案:
沈家有两个儿子。
老二看上了老爹的四太太(男),在家大闹了一顿后,愣是把人拐到北平去逍遥快活了。
大夫人心力交瘁,把传宗接代的指望都放在了老大身上。谁承想,老大暗地里也被人拐到手了,时间上一算,弯的比老二还早。
这可如何是好?
***
正经文案:
15岁的俞天霖初见沈云深时,觉得他就像夏日里的一片云,带来了一抹沁心的凉爽。
当23岁的俞天霖再次见到沈云深时,却觉得他身上的大红喜服,以及那副不堪屈辱的模样更像那年夏天的艳阳,穿透云层照在身上,留下了一生都无法磨灭的烙印。

极光之愿

耽美 / 排行榜 连载

就算是“爸爸”也想恋爱,年下忠犬追妻养娃
*****
被自己的脑洞直掰弯的年下忠犬攻(顾明潇)x外表正经优雅内里敏感又懂撩的受(唐礼音)
*****
顾明潇最近接了个特别的装修方案。屋主是刚回国的单身父亲,指明要找看过北极光的设计师来设计新家。
第一次见面是在西餐厅里,唐礼音踩着一地细碎的灯光朝他走来。那一晚,他认识了这个举止优雅,长得还很好看的男人。
可第二次再见,他却看到了唐礼音颠覆性的另一面。
“抱歉小顾,我先给琪琪煎个蛋,她还没吃早餐。”(煎糊了)
“不好意思,我给她换件衣服。”(前后套反了)
“家里太乱了,不然请你改天再来吧。”(踩着一地玩具无奈的叹气)
看着随意扎着头发,低头擦拭家居服上的奶渍的唐礼音,顾明潇不禁卷起了袖子:“不如我来帮忙吧。”
*****
注:半架空,孩子不是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