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返回

搜索 繁体

吃肉小黄

吃肉小黄的全部作品集

家tingyin魔

言情 / 排行榜 连载

我微微一笑,播开妹妹此刻放在警gun上的双手,说dao:“平常你在自wei就是这样子吗?静静cha着不动?唬我啊!来,让哥哥教你什么叫zuo真正的自wei!” 说完,我握着警gun的右手突然重重的一推,那十公分左右的金属警gun就这样被我saijin了妹妹的小xue中,妹妹的小xue看来这几年都没有被别人使用过,其jin凑的程度光从我sai铁gunjin去,受到的阻力就可见一斑

短篇黄se小说合集

言情 / 排行榜 连载

老公,我好想你 迸友在电话那tou略带chou泣的说到。“小傻瓜,再jian持几天哦,ma上我就能家啦。等我去后,再好好的收拾你这个小sao货。”我在电话这边邪笑着。“讨厌!人家才不要呢 迸友jiao嗔着...

ai与yu的升华

言情 / 排行榜 连载

「老公,快到家了吗,有惊喜哦。」看着微信中老婆发的消息,我嘴角不由lou出一抹幸福的笑意,在输ru栏快速打出几个字,正准备发送,心中突然就有了另外一个想法,果断收起手机,看着办公室的窗外,思绪不由飘向了远方

yinluan

言情 / 排行榜 连载

经济不景气,生意失败后我只能窝在家等机会。时间长了,老婆也提出出外工作。起初反对,但现实家里负担债务危机不得不认同她。朋友介绍起初是到百货当临时促销员或不稳定的兼职西餐厅服务员。最近她说有份稳定且时薪高的啤酒公司签约了,我们庆祝了一下,也商讨暂时由我顾家照顾两个小孩。
偶尔自卑低落时她也会鼓励我,说女xing找工确实比较容易,但只能维持生活。
她说那天我的机会来了,她就会当少nainai享福。我ti谅她辛苦,所以也帮忙家务让她回家后不那幺累。ri子虽苦但一家四kou还是穷幸福。她的工作开始从早班变晚班,每天都很醉很迟回。每次问工作情况,她都吞吞吐吐或者发脾气说她已经很命苦了。我不敢再惹她。
某天朋友从国外回来聚餐,我把两个孩子寄放我母亲家,我都没机会告诉她。
饱饭后,我本打算早回带孩子。朋友盛意拳拳邀酒吧。不扫兴下喝了好几杯,当我开始不胜酒力。在陌生的酒吧里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没错是我老婆,原来她瞒着我在酒吧里当服务员。当她走近我赶jin逃走。
还好没被发现,我从心慌到愤怒。开始觉得她谎言不忠。到了凌晨,我等她一到家就破kou大骂。起初她反击,我们吵到孩子都惊醒。我被反问,我说朋友看见她,但她发现我酒意未退,满脸通红和酒气味nong。我被抓包,她抱着孩子痛诉命苦。挣钱养家,老公不信任,还在外花天酒地。她说她若下贱就跟男人跑了,还拿钱回来养家?倒被没用的男人怀疑。若不是为了这个家,她早就自杀了。我下跪认错,从此不再追究。
过了好几个月,我发现她的打扮越来越暴lou妖艳。香水味和奢侈随shen品也越来越多。我几次想质问,ma上就被打回来。她又说,我若有男人,不需要拿钱回来。就算被包养都是为了这个家。我开始敢怒不敢言。她变了。
某天我的机会来了,老同学合伙搞夜店。约了我到将转售的夜店谈。我看了装潢和顾客人chao,大有可为。当我们几个有意rugu或全盘收购夜店,打算和gu东接洽价钱时,我看见我老婆走了过来,我以为被老婆抓包了。我躲都躲不急的用酒杯遮隐藏起自己。但我回想起我又不是鬼混,想要和我老婆解释清楚时,发现她不但没有气冲冲,反而面带笑容直接靠在夜店老板肩膀寒暄,态度亲密暧昧。
夜店又吵又暗她gen本没有注意到我。当下连我的老同学都mao手mao脚的搂起我老婆的腰,感觉关系亲密。她还没发现我前我努力压抑自己转shen到厕所里洗脸清醒清醒。这次不是误会那幺简单了吗?但脑海出现她总是先发制人和颠倒是非,好再观察。我悄悄躲在角落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老婆穿着连shen裙,jin绷得把曲线发挥得淋漓尽致。袒xionglou背好不诱人,酥xiong半lou让在场的男人渴望不慎走光。大家都盯着我老婆挤出的事业线liu着kou水。老同学刻意的用手肘假意无心碰chu我老婆的xiong部,数次无意也太明显了吧?感觉老婆发现后撩起tou发,害羞退躲,并盘手护xiong装无事继续聊天。突然后面来了个男人,从后抓开我老婆护xiong的手臂。打招呼并大开玩笑,那男人和老同学对使眼se,老婆觉得不对劲,却发现手臂被男人使劲拉着,xiong前即时空无防备,老同学看准时机用手肘压了上去。我老婆xiong部被压得快挤了出来,隐隐约约看到了ruyun。她惊慌着急手被约束着,背后又被那男人阻挡无法后退。感觉老同学想变本加厉,酒吧老板直接掀开我老婆上衣。
当下xing感粉红半罩nei衣当众坦lou。老同学下了一大tiao,背后那男人眼睛也睁得够大的了。当我还来不及前去救我被非礼老婆,酒吧老板说:“那幺han蓄约束gan嘛?不需要假装讨便宜,要嘛就gan脆一点。”话还没说完,老板当众就把手伸jin了我老婆的ru罩里胡luan摸索,在场的男人又惊又喜。老婆不敢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