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返回

搜索 繁体

不在愛你

不在愛你的全部作品集

惹到黑社會大總裁

情欲 / 排行榜 连载

夜店:淳宇喝酒臉紅紅的繼續喝著酒,這時候旁邊一個男的走了過來對淳宇說:寶貝兒,一個人嘛!淳宇對男人生氣說:給我滾死开。男人邪笑又將手伸到淳宇的肩膀說:寶貝兒!這時候一群穿著黑衣的男人走了進來,為首的男人面無表情對一個黑衣男說:你確定,他在這裡!淳宇覺得shen上的男人很煩,於是他拉過一個男人,親了上去!只見夜店的人驚乎連連。淳宇深吻著這個男人後,才放開chuan了kou氣說:這個就是我的男人,你還要來嘛!男人嚇了說:不了!不了!我不知dao!然後走了!淳宇看男人走了嘆了一kou氣,一個男人邪笑說:不錯!不錯!你要我當你的男人是有代價的!然後,抱著已經醉倒在自己shen上的淳宇離開!早上淳宇醒來頭痛腰痛發現自己shen上沒有穿任何衣服看了看四周原來是飯店,又看了旁邊的男人,然後快速穿好衣服離開!男人醒了看了shen旁空無一人大 吼說:真TM的,給老子跑了!

強制的愛

情欲 / 排行榜 连载

祁家代代都是军人,对于孩子的教养也偏向军人主意,祁家大少爷祁炎在军方担任上尉 ,祁家二少爷还在读初中。    祁炎对着电话那tou严肃的说苍儿,我过几天会回a市,别想耍开保镖,乖乖在家等我刚升上上尉的祁炎对于小自己八岁的弟弟祁炎从小就有超出兄长的感情,给人感觉就是弟控。    他的好友老是笑他是标准的弟控,而他丝毫不以为意,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自己弟弟祁苍最重要的了,当然笑他是弟控的除了他的好友以外下场可不得了。   张亘良看着祁炎将电话挂掉还是笑说你弟还真是可怜啊,还脱离不了你的掌控阿张亘良躲开朝自己发she的一颗子弹。    张亘良还是笑笑说谢谢你送我一份大礼阿,可是这份大礼我可不想要阿看着地上的防弹瓷砖冒烟。    祁炎面无表情的看着张亘良说我想你哥会喜欢我送的大礼拿出kou袋的照片。    张亘良吓的说不是吧,炎你将照片寄给我家大魔tou了吞吞kou水。    这时候张亘良的手机响了他看着手机上的人的名字吞吞kou水,最后接起电话说哥,你不是很忙吗?怎么这个时候可以打电话来张亘良谁都不怕就怕张亘齐。    电话那tou的男人严肃的说亘,你现在ma上搭机回来a市,我已经派人去接你了张亘齐 说着不让人拒绝的语气后挂上电话。    张亘良听完张亘齐的电话心里大喊着完了他知dao张亘齐现在生气了。    张亘良久才看着在chu理文件的好友祁炎大哭我要被你害惨了心里想着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缠着祁炎当自己的朋友,只因为住在隔壁阿。    张亘良又看着没有任何表示的祁炎踌躇不安的走来走去想着还是趁现在离开吧。      当他的如意算盘打着准备东西准备好逃难,一群穿黑衣的保镖走了jin来说亘良少爷,大少爷说了今天无论如何,都必须将你带回请亘良少爷配合看着手上拿着背包一脸恐慌的张亘良,如果被他的部下发现肯定会是好的八卦。    张亘良带着恨意不甘的看着祁炎被保镖带走坐上直升机离开。    祁炎对于安静是他最喜欢的,他将最后文件签好送出拿起手机说帮我准备一台直升机 。    另一tou祁苍看着手上祁炎的留言脸上则是冷冷的放下手机继续写作业。    早上跑cao场跑了五千,又zuo了祁家的例行早课,祁苍才继续写作业对于祁家的子孙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还有训练,但是还好祁苍上面还有一个哥哥祁炎,所以祁苍稍微可以zuo自己想zuo的事,只是从小他就是被祁炎guan着的。    祁炎一下了直升机就说四天之后再来接我,我在打电话说完直升机离开。    祁炎一走jin家就对着guan家凉叔说苍儿呢。  凉叔说大少爷,二少爷在房里。    祁炎表示明白说这几天我会呆在家陪陪苍儿,我已经请好假了,明天我会去见爷爷。    凉叔说是的,大少爷。    祁炎走到祁苍的房间敲了一下门,没有回应他还是开了门走了jin去。    祁苍坐着专注看书手上拿着笔,像是在练习写字。    祁炎抱起了坐在椅子上写字的祁苍说苍儿,最近乖不乖阿对于这个小自己八岁已经十二岁的弟弟。  祁苍早就已经习惯祁炎的行事作风只是安静点tou,对于他的哥哥祁炎没什么好跟不好在祁家用着一tao标准就是服从,只是长子的包袱比较大。

重生之蘇寧

情欲 / 排行榜 连载

苏宁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ai上唐墨云,他先是被唐墨云的情话骗的团团转他觉得他真是个笑话,对于他哥哥苏叡齐他只有亏欠一个把他捧在手心的哥哥,他知dao他自己天真对感情但是为时已晚了苏氏因为他而灭。    苏宁看着唐墨云笑的凄凉的说我在问你一次,你到底有没有真心ai过我?    唐墨云坏笑说你不是已经知dao了,现在还觉得我ai你,未免也太可笑了吧你约我见面只是为了说这些,那么抱歉我很忙我还要去陪我美丽的未婚妻吃饭说完他转shen要走。    苏宁不知dao什么时候拿到了唐墨云的钥匙他脸上笑的很灿烂说要钥匙可以,除非你跟着我走。    唐墨云笑说你是yu禽故纵?yu求不满?也罢老子现在最后一个时间,看你耍什么花样对他来说眼前的人只是笑话。    苏宁不自觉的冷笑说那么,上车吧我载你去找你未婚妻心理像是下定了一项决心。    当唐墨云坐上了副驶座位,苏宁将钥匙开始发作隐形油门踩到底开始狂飙。    唐墨云惊呼说你是疯了吗?老子可没有疯到陪你送命边说边抢方向盘。    苏宁像是疯了笑的比哭还要难过,一样没有停下狂飙踩油门说我什么都没有了,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哥哥,我既然让苏氏集团毁在我手上,我的哥哥已经不在见我了,这是我的报应哈哈哈苏宁跟唐墨云抢着方向盘,而或许人在最后一刻就会使出全力,车子歪来歪去的最后撞上了前面的红灯停下的车翻车失火爆炸。    出了这场连环车祸,新闻报导占据了版救护车消防车不断的chu理现场只希望能能救火伤患。    此时的苏叡齐还在国外对着一个男人冷漠说唐家,目前的gu票是否已经变成废纸了表情冷漠带点凶狠。    男人毕恭毕敬的说是的,总裁还有一件事.....男人刚刚接到消息难齐齿,对于刚刚的消息惊恐未消化。    苏叡齐冷漠说快说是不是宁宁发生什么事了冷漠带点惊慌心里闪过不安。    男人害怕还是说了宁少爷他....,死了他在高速公路发生连环车祸副座位上是唐墨云,刚刚guan家本部打了电话要大少爷回去男人说完不敢在看眼前的苏叡齐。    苏叡齐听完脚麻了眼睛一黑yun倒了。    回国    苏叡齐坐上了私人直升机,心理还是不相信他捧在手心的弟弟就这么死了,他的宁宁就这么死了一想到苏叡齐眼泪一直liu。    苏叡齐直奔苏家本家,guan家张福像是老了更多脸上更惆怅看到苏叡齐老脸也liu泪。    张福沙哑哭声的说大少爷,你回来了就好,小少爷在里面看着眼前的苏叡齐也是泪水不断。    苏叡齐一听完ma上往里面奔去,过了没有多久里面就传来爆吼的哭声叫了声宁宁,哥哥回来了,我的宁宁。    张福一听了老脸泪liu满目心理更加惆怅,看着两个大的孩子。    过了几天唐氏集团因为不明的收购抛售,还投资了一些重大项目资金动用不够,一些负面消息接连传出,gu东纷纷将手上gu票抛售有的gu东像公司拉起白布条还钱,在加上董事长唐墨云车祸死,掌事的gu东lun替不安选出下个董事长,人人自危。    墓园    苏叡齐憔悴的看着眼前对着自己笑的灿烂的男孩说宁宁,哥哥知dao回来晚了,哥哥绝对不会让唐氏好过,绝对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看着眼前的苏宁,心理想着从小把这个孩子是为惟一什么都重要疼ru骨的宁宁。    重生    苏宁心理想着他现在因该是到了孟婆桥了只要喝下孟婆汤就会忘了前世的事情,但是他很希望在重来一次,他想要报答那个疼他ru骨的男人。    医院    超闹声音不断医师对着护士说快快,电极病人有呼xi了快机qi开始不断医护人员不断抢救的声音。    病房    苏宁一醒来就看着白se的天花板心里想着,他不是因该过了奈何桥了,这里是哪里。    一个敲门的声音走jin了一位护士推着护理车子看到苏宁醒了又惊又醒冲出病房大喊医师,VIP病房病人醒了。    走dao上一群脚步声冲jin病房,一位医师将挂在肩膀的听诊qi开始听苏宁的心tiao,而shen旁又站了一群医师跟护士。    医师听完大笑太好了,病人完全恢复了现在只要观察个几ri,苏小少爷我是你的主治医师杨齐峰,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苏宁惊讶的看着一群穿白衣的说我是到了天堂吗?这里是哪里?    杨齐峰笑说苏小少爷,你忘了你为了救一支狗出了车祸,还好这次从生死门救回来了看着眼前的孩子在开刀房度过了生死关tou当医师的真是欣wei。    苏宁惊讶的说请问,现在是哪一年啊?    杨齐峰看着苏宁又看着站在后面的医师心理都想着难不成是失意了。    杨齐峰说苏小少爷,你还记得你现在几岁嘛?    苏宁摇tou,他连现在几年都不知。    杨齐峰叹了一kou气说今年是1997年,你刚满十岁,苏小少爷你好好休息吧说完杨齐峰带着shen后的医疗团队离开,现在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通知大少爷苏叡齐?    苏宁惊讶又喜他终于又重生了,他这次一定要好好的守护那个男人,绝对珍惜这次的重生。